公司相册更多

发布博文一码中特网


讲座 杨儒宾谈“巫的工夫论”:如何从灵魂转入心性_人文频道_


更新时间:2018-10-20  

在上一讲《绝地天通:人如何出现于历史》中,杨儒宾从“绝地天通”的神话传说入手,揭示上古先民们在天地隔绝之后,是如何开始理性思考、探索人间秩序并由此走进文明历程,其关注点落在光明伟岸的远古圣王尧、舜、禹身上。而在本讲里,杨儒宾则沿着神秘的早期巫觋文化脉络,就儒家心性之学如何由巫觋灵魂之术转化而来的精神史,对遥远年代的精神世界作一番别开生面的探索。

一、巫也有“工夫”

孔子与老子,通常是中国哲学史叙述的起点。但孔、老之前漫长的精神文明,如周公礼乐传统、殷商祭祀文化和众多出土文物所展现的地下世界,是怎样影响早期的先哲们的?又是如何塑造中国哲学精神传统的?这些问题很难不令人产生遐思。2018年9月14日,中山大学禾田哲学“孔子之前的儒家精神史”系列讲座第二讲在哲学系锡昌堂103厅举行。台湾清华大学杨儒宾教授以《飞翔的精神:巫的工夫论》为题,就上述问题做了精彩报告。讲座由陈少明教授主持,周春健教授担任评论人。

讲座伊始,杨儒宾首先用屈原名句“遂古之初,谁传道之?”作为开场白,并指出这里的“遂古”大概可意指“三皇五帝”的神话时代;而“三皇五帝”时代,其实又不能离开早期巫觋文化的舞台来理解。鉴于宋明儒者往往将其工夫谱系追溯至遥远的传说年代,那么探究遂古的巫觋们是如何作工夫的,其功能何为,便是令人好奇的问题。不过,“工夫”一词主要是宋明哲学的术语,用于上古巫觋是否合适?在讲座后的问答环节里,杨儒宾对周春健教授提出的这一疑问做出了回应:宋代的“工夫”严格意义上是指一种转化身心、造成意识变形的活动,以此来证悟本体。而正是在“变形”的意义上,上古巫觋们也有工夫论,只不过这种变形以更原始的方式出现,此即下文要讲的灵魂离体。

杨儒宾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